<track id="v7vvv"></track><track id="v7vvv"></track>

      <p id="v7vvv"><ruby id="v7vvv"></ruby></p>

          <noframes id="v7vvv">

          <track id="v7vvv"></track>
            <track id="v7vvv"><ruby id="v7vvv"><ol id="v7vvv"></ol></ruby></track>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 熱點 >

            科學盒子走俏 企業盯上科學盒子 小盒子能“換購”科學教育嗎?

            北京商報 | 2022-09-22 13:56:11

            9月開學季,科學盒子成了不少家長的心頭好,也成為企業著力開發的新產品。從市場情況來看,目前教育企業、益智玩具企業等均在入局科學盒子生意,或為引流或為賺取產品利潤。從政策角度來看,科學盒子的出現呼應了當下政策導向,據相關要求,“十四五”時期將實施青少年科學素質提升行動。但透視整個科學盒子市場,同質化現象、知識產權保護都是需要解決的痛點問題。據相關開發科學盒子的業內人士透露,做精品科學盒子花費的成本不低,利潤空間也非常有限。

            低至8.8元

            科學盒子走俏

            “平均每個實驗不到1元錢!”“一百多塊的科學盒子能做超過200個實驗!”正值開學季,為讓孩子在家體驗動手實驗的快樂,科學盒子成了家長們的共同選擇。據北京商報記者觀察,目前市面上的科學盒子定價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在電商平臺的月銷量超3000。據家長反饋,部分低價科學盒子在搞活動時甚至只需8.8元。

            打開科學盒子,盒子內一般放置了多類科學實驗器材,根據定價的不同,部分盒子還配備了相關講解視頻和主題學習的內容,部分科學盒子還以“年盒”形式為家長和孩子提供服務。

            而從開發科學盒子的品牌來看,當下入局者既包括多家互聯網教育公司,也涵蓋了STEM教育、知識付費等類型企業。甚至曾經主力開發益智類玩具的玩具廠商也開始瞄準科學盒子這一領域。以教育企業布局為例,好未來推出了摩比科學盒子及學而思科學罐頭;網易有道推出機械實驗套裝;洪恩也推出了科學實驗玩具套裝。

            “科學盒子本質上是科普類知識性學習的延伸。”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科普項目在探索和學習中離不開器材的使用,“想要提升科學知識和人文素養,需要孩子在學中做、做中學,科學盒子也就由此應運而生。”

            同質化問題顯現

            科學盒子知識產權成難點

            除了適配科普學習的形式外,科學盒子的走俏也與近些年國家大力發展科學教育的政策支持密切相關。

            據最新發布的《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顯示,科學教育在小學階段的總課時占比需達到8%-10%。此外,教育部還曾印發專門通知,表態加強小學科學教師培養。明確要求各地高度重視小學科學教育在提升公民科學素養、建設創新型國家中的奠基作用,要將專職教師配備作為教師隊伍建設的重要內容。由此,契合現有政策的科學盒子也迎來發展的好時機。

            但隨著各類科學盒子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內容的同質化問題也愈發嚴重。有相關測評顯示,在市場上常見的3款科學盒子中,有超百個雷同的實驗項目??茖W教育領域資深從業者王虎紋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科學盒子是個很寬泛的概念,部分科學盒子的同質化現象比較嚴重。“圍繞科學盒子做創新不容易,投入比較大,做完之后還不好保護知識產權。”

            據了解,科學盒子產品在行業里的抄襲情況比較嚴重,產品在知識產權認定上也存在不明晰的地方。“比如原創企業研發了新產品,存在其他企業買回去參考抄襲,然后做自己的產品推向市場的情況。知識產權保護得不夠,就會讓原創企業受到擠壓。”王虎紋表示。

            單品盒子難成核心盈利點

            教育企業還需找準定位

            從目前科學盒子市場現狀來看,開發科學盒子產品的企業主要瞄準兩類目的。一是教育企業以低價科學盒子進行用戶獲取和引流,轉至公司旗下其他產品和課程;二是直接賺取科學盒子產品本身產生的利潤。購買過相關機構科學盒子的家長表示,自己曾被機構老師推銷過該機構的其他課程。

            “科學盒子產品本身的利潤空間不高。”王虎紋表示,開發原創性高、貼合課程標準的精品科學盒子需要考慮開發、實驗、課程,以及相關配套采購、庫房、教育、裝運的成本,全產業鏈算下來毛利非常低。“但如果只計算科學盒子里的器具成本,這一部分成本并不高。”

            王虎紋坦言,目前行業內幾乎沒有僅靠科學盒子單一業務就能過得很好的企業。以王虎紋所在公司為例,該公司主要面向學校提供科學盒子產品,部分產品可替代實驗室的功能輔助老師進行教學。同時,在科學盒子業務之外,該公司還面向學生家長提供研學、科學營等活動。

            “科學盒子很難成為核心盈利點。”葛文偉也強調。長期來看,科學盒子所代表的科普教具本身是個很廣闊的市場,也是長期市場。如果企業想從產品本身獲利,將會非??简炈麄兊难邪l能力。

            “比如科學盒子,產品壁壘還是很高的,但我覺得現在的很多教育科技公司只是在玩票。”葛文偉直言。

            在葛文偉看來,教育科技公司在轉型或是開發新產品時,找準定位是第一位的。如果不夠純粹,拓展轉型也很隨機,就很難形成自己的壁壘。“教育科技公司首先需要明白,選擇細分賽道的未來發展方向及投入重點到底在哪。”

            標簽: 科學盒子 開發的新產品 入局科學盒子生意 引流或為賺取產品利潤

            • 標簽:科學盒子,開發的新產品,入局科學盒子生意,引流或為賺取產品利潤

            相關推薦

            日韩美av

              <track id="v7vvv"></track><track id="v7vvv"></track>

                <p id="v7vvv"><ruby id="v7vvv"></ruby></p>

                    <noframes id="v7vvv">

                    <track id="v7vvv"></track>
                      <track id="v7vvv"><ruby id="v7vvv"><ol id="v7vvv"></ol></ruby></track>